個人登陸    |     企業登陸
服務熱線:400-6363-777
所在位置: 首頁 > 資訊 > 廣東將放開放寬除廣深以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大灣區人口有望加速流動

廣東將放開放寬除廣深以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大灣區人口有望加速流動

發表日期:2020-01-15

人口第一大省廣東,正式提出放開放寬落戶。

1月14日上午,廣東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開幕,廣東省省長馬興瑞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明確表示,廣東省將加快推進新型城鎮化,放開放寬除廣州、深圳以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基于2018年全國常住人口規模排名,廣東省以11346萬人口居首,山東則以10047萬人緊隨其后。在此不到一周前,山東剛剛宣布將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至此,中國第一、第二人口大省都已跟進中央政策并放松落戶限制。

目前,廣東省除廣州、深圳以外,地級市共有19個,包括佛山、東莞、珠海、中山等熱門城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2018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梳理發現,2017年,19城中除東莞城區常住人口(649.9萬)突破500萬外,其余城市城區常住人口均在300萬以下,處于“全面取消落戶限制”的行列中。

佛山的情況較為特殊。雖然城區常住人口未到300萬(基于2017年數據,182萬),人口潛力亦不容忽視。2018年,佛山市區常住人口暴增43.5萬,而根據近日發布的《佛山市人口發展規劃(2018-2030年)》,2020年佛山全市常住人口將達到810萬人。

“整體而言,廣東省的產業轉型領先于全國其他地方,就業吸引力較強。這次放開放寬落戶則體現出更強的包容性,反過來會吸引更多的人前去就業。”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區域經濟研究室主任李健告訴記者,“在這個階段,廣東省提出放開放寬落戶政策,應該說是更好地把握住了發展機遇。”

“放開放寬”提法具有彈性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此前廣東早已陸續籌劃放寬落戶標準。

2017年出臺的《廣東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16-2020年)》就曾明確提出,珠三角地區除廣州、深圳市外,要全面放寬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條件。對于戶籍人口與非戶籍人口比重低于1:1的城市,要進一步放寬外來人口落戶指標控制,加快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

城市層面也在不斷推出類似政策。去年12月,佛山在2004年戶改工作基礎上,為繼續促進有能力在佛山穩定就業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實現市民化,進一步降低準入條件,印發了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實施方案的通知。

這一次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放松落戶限制,則是在2019年末兩辦聯合發布《關于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后,從廣東全省角度再提戶籍制度改革,是對中央政策的進一步落實。

如何理解政府工作報告中“放開放寬”的提法?對此,多位受訪專家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放開放寬”實際上留有彈性空間,體現出階段性、逐步放松放寬落戶標準的思路,多數城市預計將以“放寬”落戶標準為主。

“零門檻是不大可能的。”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陸銘指出,所謂放開戶籍并不等于零門檻,更不意味著突然來到一個城市就可以無條件獲取城市戶籍。但從落戶的標準來講,大幅度降低門檻是很可能的。“500萬以下城區常住人口的城市,基本上都會實現比較自由和寬松的落戶標準。”

李健持相同觀點,他也認為“放開放寬”不等同于“零門檻”。“應對社保、教育等公共服務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也需要豐富的城市管理經驗,對于政府來說這是個長期過程。”

也正因此,由于佛山、東莞在此之前已承擔了大量的外來常住人口,且積累過城市管理和公共服務經驗,相比其他城市,佛山、東莞兩城未來在應對戶籍人口增加或將準備得更加充分。

李健還進一步指出,放開放寬落戶政策之后,城市能級大的城市將受益最大,即佛山、東莞或將在本輪落戶政策變動中成為最大贏家。“實際上,我們也在做一些研究。不管從最終的經濟效益產出,還是為外來人口提供公共服務和潛在機會來說,均呈現出大型城市大于中等城市大于小城市的結構。”

就業與落戶形成良性互動

就業和落戶之間,存在一種相互推動的正向關系,以及良性的互動關系。

2019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352萬人,廣東省城鎮新增就業140萬人,占全國比重逾十分之一,顯示出強勁的就業吸引力。

當前,珠三角吸納大量來自湖南、廣西等地的外來務工人員。“人口更加自由地流動,向珠三角、長三角的中心城市集中,這是大勢所趨。”陸銘指出,哪里能夠創造就業,哪里就應該吸納更多的人口。通過人口的自由流動,讓人口向有就業和收入機會的地方集中,本身就是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一個非常重要機制保障。

李健認為,一旦廣東省落戶限制放開放寬,跟周邊省市的區域經濟社會聯系也將更加強化。“一方面是基礎設施上互通互聯,另一方面人際造成的社會聯系也會加強。隨之而來的是,產業可能也會出現外溢。”

值得注意的是,除廣州、深圳以外,另外有7個城市屬于粵港澳大灣區。此前多位受訪專家曾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戶籍制度改革與城市群建設密切相關,前者可視為提升城市群和中心城市的配套人口政策。在陸銘看來,隨著人口自由流動的障礙逐漸破除,人口將更多向區域中心城市集聚,也有利于深圳和廣州發揮中心城市增長極的作用。

2020年初始,山東、廣東兩個人口大省均已跟進中央政策并放松落戶限制,今年各地是否會陸續放寬落戶?多位專家表示,打破人口流動壁壘是新城鎮化的必然趨勢。“對于中央政策,地方政府也要有一個消化的過程。不久的未來,各地都會慢慢放開。”李健說。

分享到:

上一篇: 熱點城市頻出共有產權房新政,除了房價降一半還有兩大利好
下一篇: 碧桂園引領中國科技創新力量 全球最先進最完整系統化機器人餐廳落地

龙王捕鱼输了10万